热门

<p>我对极端的环保主义者有这样的爱与恨</p><p>自由职业者,强者,树人,慢食传教士,有影响力的人,小家伙,没有塑料......他们敢​​于告诉他们几乎超人的功绩,我暗中责怪他们的决心</p><p>这是仇恨的一部分</p><p>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他们给我带来了一个不那么绿色的派对</p><p>在我脑海中的某个地方,他们的极端故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我所教的习惯性剧本提供了一个非常需要的点</p><p>它看起来像这样:底线是右侧需要更多的极端环保主义者来实现你所需要的平衡,

作者:牧狒镩